冀恩

冀恩/阿冀 垃圾文手
常年沉迷oc与好莱坞电影公司,近期沉迷DuckTales,漫威与迪士尼爸爸,女神武战道晶晶。
凹凸已退。

深渊溺亡

【是自己的儿子,镜面双子,第三人称弟弟杰克视角。这篇真的是太黑历史了我哭……】
天生的幸运儿。
这是那位万众瞩目的兄长。
而他,只能在永无天日的镜中,在黑暗无光的角落蜷缩紧冰冷的躯体,任由空白的世界掀起沉默咆哮的巨浪滔天,再由漫天的狂风无声的怒号着,将他纷乱痛苦的思绪沉入沸腾的深海。
永远不为人知的,可悲的倒影。
他是个秘密,是不应该存在的。
白日之下盛放的金色曼陀罗花,高贵,受人敬重。在阳光下闪耀的金发与碧空澄澈的海蓝色眼瞳——还有,与他并无二异的面庞。
莫里斯。那个在商业帝国中如鱼得水的天才,他的双生兄长。
站在鸟笼之外的人。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莫里斯和他是同一人。同样的面庞,在身处镜面两端几乎同步的一切,同一个灵魂割裂出的两个泾渭分明的存在。
只是在诞生的某一刻,抑或是本就早早注定的——同一枝丫诞生的两株看似相同的金曼陀罗。
其中一株向着世界生长盛放,另一株只能无力地垂入尘埃……

做一个永远的影子!
突如其来的暴怒在镜中世界翻卷起更狂暴的风暴,在无限的空间里肆意撞击。却并不能实质性地毁坏任何事物。
想哭吗?大概吧。愤怒吗?或许吧。悲伤吗?可能吧。
情感如潮水般泛滥成灾于他来说早已是不再陌生。
莫里斯曾在冰冷的镜面那端对他说,这是他所最大的优势。包括莫里斯在内的十六人都并非人类,必须一步步学习这些朦胧而飘渺的东西。而学习的代价,是所经历的一切真实的苦痛。经历人生的悲欢,学着——活下来。
他不同。他的情感与常人并无二异,他不需学习便会笑,会哭,会愤怒会害怕。
“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更像个真实的人。”

不。
他的存在明明比他们任何人都更加飘渺虚无,甚至无法被触碰。
他与莫里斯被永远地绑在了一起,用两根看不见的金线在镜面的两端,从他们的指尖蔓延,交汇于镜面无声的波纹里,轻轻地缠绕成无法解开的死结。
况且,既然他拥有其他人不曾拥有的天赋,却被年复一年紧锁在这暗无天日的镜中,甚至无人知晓,也无人问津。
镜子,与莫里斯,如同无形的屏障将他牢牢深锁在寂寥中。如同脖颈上拷着沉重的黑铁枷锁,无数条恐怖的锁链自脊椎蔓延至身后无尽的黑暗里。被遏制着的呼吸,咽喉里哽咽着的宣泄被怨恨与痛苦禁锢。
无法呼喊,无法求助。
与自由仅仅相隔,一面永远不会碎裂的镜子。
而他与莫里斯的同一颗心,隔过浅浅的镜面,相隔千里。
而镜中世界有时竟成了唯一的慰藉,那个只属于他的世界,永远不会背叛他的世界。
他不曾爱人,抑或许不曾被人所爱。
镜面那一端的破碎伤痕,或许永远不可能被痊愈。
禁锢在镜中的金色曼陀罗,在不见阳光之地,正以无人可见的速度,凋零入尘埃。
【第六章的序幕已经拉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