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恩

冀恩/阿冀 垃圾文手
常年沉迷oc与好莱坞电影公司,近期沉迷DuckTales,漫威与迪士尼爸爸,女神武战道晶晶。
凹凸已退。

【杜温】日常

我只有一句话

求你们不要因为ooc而杀了我

- 这篇是送给寻子的杜温,我咕了好长时间真的对不起,而且写得太垃圾了我觉得没脸给了(。)

- 写的超烂,流水账警告,是住校生所以写了好久,文风多次突变,逻辑问题严重

- 本文cp向是只有主线组杜温(划重点),三胞胎和Webby友情向(Huey日常没戏份系列)。人物ooc严重。文笔特别小学生

- 写完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垃圾

- 很多细节都是原作里我自己抠出来的(……)可能是有误差的因为不是很经常能看而且没看完。而且人物真的ooc严重,如果真的被雷到请马上跟我说

- 我看不透鸭堡可爱小鸭子们的思维,落泪

- 最后,对不起我真的写不清各个角色的性格,ooc太严重了麻烦杀了我吧

- 现在再看……也太黑历史了(。)

- 以上,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

晴空万里下,位于美国的加利苏达州里,翠色的草坪延伸向远方的山峦,偶有栅栏若隐若现在草丛与树林的交界。遥远处似有小旗在风里不断飘摇,提示着目标所在。

蓝衣少年站在原地,握紧手里的杆,并不很专业地半眯着眼,仔细比划了几下后猛地一挥杆,一道白色的线从他脚下径直呈抛物线跃向了那一面彩旗的方向。那白线渐渐飞远,速度也随时间而减缓着,最终变成了一个小圆点。却也不忘在彩旗旁的小洞边打了两个转,才落了下去。

意料之中的,还是一杆进洞。

少年随手扔开高尔夫球杆,向蓝天抻开双臂伸了个懒腰,然后一屁股坐倒在草地上。青草和泥土的味道混在他所呼吸的空气里,交织缠绕。他也并不在意发梢是否沾到了泥土,只是闭上双眼静静地躺在原地。想要喝水伸了伸手却发现够不到水杯:“Louie,水。”

坐在他身旁的少年从始至终都沉浸在网络世界里,听到这话,习惯性地先伸出手——停顿了三四秒,钞票还没到手里,抬头一看才反应过来面前的并不是可以随意坑钱的老弗林哈特,而是自家一脸黑线的二哥Dewey。

“好吧,顺手而已。”Louie随意抄起一瓶纯净水扔给Dewey。Dewey一晃神没接住,水径直砸在了他脸旁边的草坪上。

“!你小心点!”Dewey被一惊,从刚刚被水痛砸的草坪里挪开一点。

“嗯嗯嗯。”Louie仍然一刻不停地在刷着手机,敷衍似得应答着。甚至让人有些怀疑他是否真的听清了自己正在应答的事情是什么。虽然或许手机里的内容并不很有意思,一刻不停地看着也只是为了消磨时间罢了。

Dewey也了解自己这个兄弟的德行,于是并没多管。坐起身子,拧开水杯灌了两口,小声嘀咕了几句他心心念念的尤克里里后,于是转过头询问道:“Huey人呢?一天都没见到他了。”

“去史高治舅公的金库学写财务报表了。他非要去,好像是为了少年军校财务方面的荣誉奖章?”Louie终于从手机里抽离,抬头看了眼午后的天空,“他明明说一个上午应该能解决的,倒是现在都没回来。”

Dewey耸耸肩,不作回答。但他们二人都心知肚明,红色鸭舌帽的兄长Huey总是热衷而固执地想要获取少年军校的各种、哪怕是奇奇怪怪的奖项。不过正因如此,他的个人成绩总比两个弟弟要好得多,也算是他们三个中最无愧于少年军校“将军”称号的孩子。

“那Webby呢?她是跟着Huey了还是和Mrs. Beakley待在一块儿?”Dewey继续百无聊赖地询问着自己正在玩手机的兄弟。Uncle Scrooge最近意外地一直待在他的办公大楼里走不开,自然也没什么时间带四个孩子出去冒险。

Webby Vanderquack,那个总是把刘海用粉色蝴蝶结扎成偏辫的短发少女,他们最好的朋友。在碰见他们之前从没体验过身为孩童生活的孩子,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他们的小妹——只是谁也想不通为什么Mrs. Beakley甚至从不让她去游乐园,却又允许她去荒岛丛林参加野外生存。

她如此渊博却不曾自知,对于美英音的自由切换熟练,对那些光怪陆离的事物如数家珍;却几乎从没见过大公馆以外的天空,没乘过巴士,没经历冒险,甚至没尝过一个普普通通的汉堡。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到来之后,才与她一同度过的。

“她在高尔夫球场隔壁的射击练习场。我怀疑那个提议把她送去射击场的人是个蠢货——她一旦亢奋起来怕不是会把所有靶子都打穿。”Louie仍然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对于仍然处于“正在加载中”的网页和今日格外喋喋不休的Dewey抱着最后一点耐心,“所以说你能不能自己去多了解了解他们的行踪,别老问我。”

“……我就问问。”Dewey别过头去用手无意识的捏着高尔夫球场地上的草,仿若是思索着下一刻该朝那个方向去探险。于是漫不经心地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Louie,也不知有没有一点不愿让自家兄弟安心玩手机的私心:“那你说Webby为什么对高尔夫不感兴趣?我本以为她会感兴趣的。”

事实上,他在闲暇时思索起来,确实曾对此疑惑不解。Webby总是成天蹦蹦跳跳地兴奋着跑来跑去,运动天赋极强。得益于她强大的野外生存能力,即使对于技术型的运动她并不上手,力量型的运动她也能比别人提前掌握一二分。

或许因为高尔夫是所谓“贵族的运动”?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她并不愿意参与其中?Dewey不用想都知道这猜想完全是无稽之谈,却仍然思索不出什么更好的解释来,便不愿自己去钻牛角尖,就此作罢。

而Louie只是转过头,给Dewey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Dewey有些莫名其妙。

身为三胞胎里最小的那个孩子,Louie或许在研究和冒险方面并不如两个哥哥更热爱擅长。但他却有两个哥哥都不曾擅长——有人称其为世故,或许不然。这天赋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他总是能看透些人心里的什么。奇怪的大人思想和关系,他总能从其中发现些端倪,不需解释便能轻易通晓。但却总像是些小聪明——毕竟靠夸赞服务员以获取免费饮品这类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会做了。

于是他很轻易的看到Dewey言语与神情里隐约透露的不同寻常的感情。他对这种感情也大概猜得八九不离十,但却也从没有正面点明过——或许连Dewey自己都没意识到。

他绝不会再这么不适宜的时间点破,这样的事情或许还要等到Dewey自己去理解。毕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自己——即使是同胞兄弟也不行。他若是贸然将其说出,指不定还是弄巧成拙,帮了倒忙呢。

他只得拍了拍Dewey的肩当做安慰,答非所问地应答着:“你说不定可以试着寻找一下和她的共同爱好?”

这话对于两人来说都显然是废话,但是除却这些,Louie也不知道该怎样继续这个话题。总不能说“你去多找她献献殷勤”这种Louie式的话。得了吧,就不说Dewey能不能接受和学会,Webbs那异于常人的脑回路能不能理解什么叫做“献殷勤”都还是问题。况且——献殷勤确实不是什么搬得上台面的事,刻意而为反而容易适得其反。于是这个想法显然不成立。

彼此皆怀着心事而沉默之际,二人身后忽然传来急促而略带欢快的脚步声。粉色的蝴蝶结在眼前一闪而过,在两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啪嗒一声坐在了二人旁边,彻底打破了沉默低迷的气氛。

“哈!你们俩坐在这儿谈什么私房话啊?”她的手搭在Dewey的肩上,扭过头来笑着问这各怀心事的两兄弟。

她压根不知道他们各种都在想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或许知道了也不会以为然。她满脑子都装着下一秒的冒险计划和对她来说无比新奇的事物呢。

“没什么。对了,Webby你不是在射击场吗?怎么又跑到高尔夫球场来了?”Dewey即刻甩开乱七八糟的思绪,忙不迭地表达着对于Webby的经历的浓厚兴趣。Louie也终于放下手机——虽然说只是暂时的。

“是射击场的人让我来隔壁高尔夫球场玩玩的。他们好像说什么我继续玩下去容易打击别人的自信心……”她满不在乎地顺势向后一倒,整个人呈大字型倒在草坪上。长风将她的小辫和细嫩的草吹向同一个方向,天际云卷云舒。

如此画面的柔和构图就那样悄悄呈现在此刻。躺倒在草坪上的少女与并排而坐的少年们,云丝如烟般连结着大片层叠蓬松的云海。她散入草叶的短发静静地在长风中翩跹,双眼微闭,任仿佛是拥有灵性的蝴蝶轻轻停在她粉色的蝴蝶结上,又缓缓扇着羽翼随风而飘落去。

若她静下片刻,你便可细细端详她以初显三分灵动,却仍然稚气未脱的面庞。

她身旁的蓝衣少年坐在略微有些倾斜的草坪上,左手肘搁在膝盖上,手掌托着腮帮,略略歪着脑袋眺望着远方的山脉与天际,头顶一小撮翘起的短发左右摆动着。

浅阳给予心灵一丝喧嚣,让他四处找寻方向,向一个仍然未知的目的地前行。

“Web……”“要我说,再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记得鸭堡里新开了一家冰淇淋店,去尝尝看?”此刻,Louie懒懒地开口道,也不管是不是打断了Dewey的话头,却也很成功的吸引了Webby的注意。

“冰淇淋!走呀!”她一下从草坪上窜了起来,拉起Louie和Dewey的手就要冲出高尔夫球场,也并不在乎方向,和身后两个抵不过她的手劲儿、几乎是被她拽着拖出去的少年。

“停停停Webby你快点停下!”Louie趁Webby还没真正发力莽着劲儿往前冲,赶紧拉着她硬生生停了下来。Webby疑惑回头,Dewey也被他搞的有些一头雾水——分明是他先提议去冰淇淋店的。

“我手机没电了,差不多回大公馆充电去了。下次再和你们去怎样?”他双手插在葱绿色连帽衫的口袋里,带着看不出是真话还是假意的无所谓表情耸耸肩。眼神从Webby又瞟到Dewey——于是转身,颇有些潇洒地挥手与他们辞别。

“你确定不去?”Dewey忍不住回头朝着已走了有些距离的自家兄弟喊着,却也不问些别的——Louie的选择自然有他一套的道理,哪怕有点荒谬或者不成熟。Dewey对此再清楚不过,只是对于他不来加入仍有些扫兴。

“不要。要去你们去吧。”Louie没停下脚步,也懒得再回头。

只不过Louie的莫名离开并不能扫了Webby的兴,她仍是兴致勃勃地扯着Dewey朝巴士站狂奔而去——至于该乘哪一班巴士,这就是Dewey该要明白的事了。

即使已不是第一次乘坐巴士了,Webby仍然留有些当初的新奇感。不安分地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毫不掩饰眼中的兴奋——只差没有蹦起来到处乱窜了。而且实际上她第一乘巴士的时候已经这么做过了。

Dewey就坐在她的身旁,靠近过道的那一侧。心底暗暗对于新开张的冰淇淋店也是怀着些许期待。毕竟仍然是未至青少年的年纪,对冰淇淋的喜爱也近乎是刻在骨子里的——唐纳德舅舅当年一次性破费买了三桶冰淇淋,不也被他和兄弟们拿着勺子一人一桶吃得一点不剩了吗?现在想来,吃了那么多冰淇淋确实过瘾,只不过唐纳德舅舅的暴跳如雷有些煞了风景罢了。

在兄弟们中他永远是那个最先将千奇百怪的构想付诸实践的人。无论是想偷开唐纳德舅舅的船去苏泽特角兜风的那一次,还是始终维持着全鸭堡的“呕吐尤克里里”游戏第一的记录。他总要比他的兄弟们来得更加热爱着未知的旅途,同时也是三个孩子里最胆识非凡的那一个,与Webby向往冒险的心理早已是不谋而合。

当然此时此刻,他还是需要时刻看着Webby防止她在巴士上再做些惊世骇俗的举动——尽管以他一人之力,甚至加上他的兄弟都是没法拦住她的。

一路上,Webby不停地念叨关于冰淇淋的奇奇怪怪的小问题——也只有她能提出这样的问题。会不会有无花果味的冰淇淋?玉米卷味的呢?有没有小麦味的冰淇淋?

这些问题她并不能从谁那儿得到答案,但她仍然是兴致勃勃地与Dewey谈着——或者说应该是单方面发散着思维,期待着这些与众不同款式的冰淇淋或许就会出现在这家新开的店内。她是一贯相信惊喜的。

Dewey仰头靠在座椅上,闭上眼也挡不住从车窗外飘动而来的阳光,等待着。

巴士到站。

值得庆幸的是,那家新开的冰淇淋店就位于巴士站不远处。点缀着花边的横幅给初次到达此的二人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店面前还摆着个一人高的纸板,上面印着巨大的草莓冰淇淋。

不出所料地,Webby的目光早已在还未下车之际就已被吸引。Dewey勉强跟着她的步伐,在店门前刹住狂奔的脚步。而Webby此刻早已推开店门,溜到了柜台前。

Dewey也并不顾及沿途的喘气了,三两步跑到Webby身旁时,正听那年轻的店员怀着不耐烦的口气与Webby解释着:“……我们这里真的没有无花果味的冰淇淋……”

Dewey此刻便一边听着店员朝Webby讲着话,一边仰起头眯起眼睛读着挂在柜台后的菜单。读罢思索片刻,转头朝那店员道:“一个草莓冰淇淋加巧克力酱和糖粒,一个蓝莓冰淇淋加花生碎。”

那店员与Webby争论的有些心力交瘁,正巴不得走得远远的去。Dewey话刚出口,店员便几乎是逃一般地跑到了冰淇淋机前,弄得Webby倒是莫名其妙了好一阵。

Dewey则不知从哪里掏出几美元零钱递给店员,接过冰淇淋,并把草莓味的那个塞在了Webby手里,拉着她在店里找了个座位面对面便坐下了。

“这是哪个味道的冰淇淋?”Webby歪着头,试探般舔了舔冰淇淋撒着糖霜和巧克力的尖。

“草莓巧克力!”她仿佛又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般惊喜,忘了控制分贝,引来一阵店内人员的侧目围观。当然,她自身也并未觉察到。

看她略有些不雅观地把冰淇淋渍沾满嘴角,Dewey提早把桌上的抽纸盒推到Webby面前,一边也自己咀嚼着冰淇淋里满满的花生碎。

相较于昂贵巧克力所含的浓重可可苦味来说,Webby还是更喜欢廉价巧克力的甜味。草莓冰淇淋的冰凉也恰到好处,不会给人一种会被冻掉牙齿的错觉。糖霜在口腔里融化,给冰淇淋再添半分甜味。说起来确也是幸福。而孩童不知何为幸福之意,便解释其为快乐了。

“我们接下来去哪儿?”Webby砸吧着嘴,含糊不清地问Dewey。

“嗯……”Dewey屈起手指敲敲下巴,思索道,“去Uncle Scrooge那里把Huey带回去吧。他已经在那里泡了一整天了,一点儿音讯也没。或者说去Uncle Scrooge的办公楼下那个图书馆?我带你进去再看看你有什么感兴趣的吧?”

Webby顿时又来了兴致,站起身来就要拉着Dewey朝着那鸭堡中心的办公楼走去。Dewey也曾暗自纳闷她何来的那股永远到处折腾的热情和活力,却不得不再和她一同又开始不曾消停的下一步行动。

曾经如此,如今如此,未来亦会是如此。

他们或许是天生为冒险而生的灵魂。

那冰淇淋还握在他们的手中。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