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恩

冀恩/阿冀 垃圾文手
常年沉迷oc与好莱坞电影公司,近期沉迷DuckTales,漫威与迪士尼爸爸,女神武战道晶晶。
凹凸已退。

《晞冀的¼》

#真人真事无改编有删减
@灯塔&骑士


年轮翻转,昼夜交替,本应陌路之人,却奈何宿命连接了千里之外的彼此。羁绊如无形的丝线,勒进了他们的心脏。
他们的“遇”与“知”,早已被从未谋面的人儿们铭刻于心,被命运书写进了岁月的角落。

第一章 春朝成芽
南方的春其实并不似诗文里描绘的一般美好灿烂——至少在韩城,不是这样的。
韩城靠海,却又并不是海滨城市,只是南方几个小渔村的中心区罢了。而韩城,近乎没有所谓“春”这个季节,冬去后夏就即刻降临,不给春任何喘息的时间。而韩城人早已对其习以为常。

她一向是不喜欢春天的。不仅因为韩城几乎没有春,还因自小到大对课本上描写的春的排斥。何为百花齐放?何为冰雪消融?我统统不曾见过。既然不曾见过,又被描绘得玄乎其玄,她自然是不喜的。
于此,我们且称她为阿冀。
她在生活中并不很善于言辞,总是在大家兴致勃勃的谈天时默默拾起纸笔,描摹她的万千思绪于纸上。久而,她就渐渐被人所孤立起来了。她也就看似平静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形单影只,没有同伴。
直到现年的春,她与他们的一个偶然“相聚”。
其实那时,他们还算不上是认识的,只是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罢了。久而,因一时爱好而相聚的人儿散了,只留下她和他们时,才蓦然发现无形的羁绊已紧紧勒住了彼此,再无法抹去存在的痕迹了。

那是一个微冷的阴天,寒风的呼啸已锐减了不少,却还是苟延残喘着。没有齐放的百花,没有和煦的暖风,偶尔萌芽的草苗也在寒风里夭折。街上的行人擦肩而过,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或许无人注意到的她,悄然踏入街角的影院,也因那一场电影,她结识了她生命中最好的三个朋友。然而他们的相遇,却是在那万里相连的互联网上的。而在之前,这是她从不曾想过的。
阿冀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就是看电影和写影评。一部合她口味的电影对她来说,就如一个相识已久的朋友一般——即使它没有生命,也好过悱恻的人心。
写完了影评,她打开论坛找到这部电影的区域,熟练地敲击键盘点击“发送”,看起来永远淡然的面庞溢起绽放的笑颜。其实她从未吝惜过自己纯善的一面,只不过无人肯伸手揭开她淡漠的表层罢了。既然无人愿,那么便也无妨,她也不恼。

后来的故事中,她在那虚拟的论坛里认识了比自己小两岁却古灵精怪的帝都女孩儿海豹,和聪颖温润的同龄少年小光,还有一群又一群的叫不上名字,或是她早已忘却姓名的人儿。因同一爱好而相聚的平行线们在虚拟的互联网上相识。她还依稀记得,大家为了一个女孩儿被错误封号后都急忙安慰和争取挽回的忙碌样子,为了虚拟网络里从未谋面的诸位尽力融入的开心感。
雨后春笋般,一个又一个论坛群冒了出来。她也感兴趣地加入了不少。那时的她,满心欢乐地认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大家庭”。而这是她自小到大玩得最放肆而舒畅的一次。

韩城的春又匆匆过了,初夏的光华笼罩古老而崭新的城市,如同冀愿的辉,扬起她心底的尘霾,慷慨给予那片沉静无声的心田温暖的阳。
然,此事距今已大半年。天下无不散宴席,物是人已非。那些群早已没了动响,该走的走了,其余的也了无音讯。她估计之前在一起的大家,也终归是散了。
只剩她,和海豹,小光三人,还不时扯些日常之事。
她却并不为此感惋惜:经历时光的磨难所遗下的方为真挚。她很庆幸,那一季的春,她踏入了那街角的影院,也很庆幸,与他们的相遇。
只是,
她揪了揪她微卷的短发,轻声叹了口气。自卑一直都是她头顶的阴云——如今也是如此罢。
但她,和他们的故事,仅为伊始。

春朝繁盛未必真,万里枯寂终成芽。
——by 阿冀/荼琳


评论

热度(4)